企业荣誉
·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荣誉
MOTOROLAMVME172-323A价格优势_厦门雄霸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来源:xichengzhuji.com    时间:2020-01-09

摩托罗拉

MVME172-323A

价格优势

摩托罗拉

MVME172-323A

价格优势

摩托罗拉

MVME172-323A

价格优势

厦门雄霸电子主品牌系列:A-B、ABB、福克斯博罗、Ovation、摩托罗拉MVME、施耐德、霍尼韦尔、安川、伍德沃德、xycom、诺金、法努克、西门子等

我可以帮你找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价格优惠!

如需急需产品,请联系我们!

对于找不到的产品,请联系我们!

对于您买不到的产品,请联系我们!

欢迎来电咨询,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服务!产品详情,欢迎来电咨询!

●联系人:陈海红

●手机:15359298253

●问:3005376430

●电话:0592-2350737

●传真:0592-5580710(注:陈海红)

●电子邮件:3005376430

qq.com

●地址:厦门市思明区芦岭路1733号, 2008年-2012年单元(万科创新中心)

●销售服务

[服务描述]全国各地现场配送包括税费和运费

[产品质量]全新原装正品

[产品优势]专注于薄利多销、低价格、短交货期和优质服务

●摩托罗拉:MVME 162、MVME 167、MVME1772、MVME177、VME系列

●法努克的FANUC:各种备件,如模块、卡和驱动程序

●西门子:西门子摩尔、西门子思密特C1、西门子数控系统等

●力士乐博世力士乐博士:因陀罗、输入/输出模块、可编程控制器、驱动模块等

●惠普:工作站、服务器、惠普9000工作站、惠普75000系列备件、惠普VXI测试设备等

●尼可诺基:输入输出卡和模块备件 惠普

●MELEC:驱动器、驱动板、伺服驱动器、伺服控制器、电机驱动卡等

●域网络设备:数据存储模块

●英维思静电放电系统英维思三核:冗余容错控制系统和基于三模块冗余结构的最现代容错控制器

abb:Bailey INF 90、工业机器人备件DSQC系列等。

●西屋:OVATION系统、WDPF系统、西屋系统备件

●霍尼韦尔:集散控制系统备件模块、霍尼韦尔TDC系列、QCS、S9000等备件

●安川安川:伺服控制器、伺服电机、伺服驱动器

●洛克威尔艾伦布拉德利洛克威尔: 1745/1756/1771/1785、瑞恩和其他产品

● xycom:备件,如xVME-103、XVME-690、VME总线

●伍德沃德伍德沃德:程控阀门位置控制器、PEAK150数字控制器

●施耐德:140系列、量子处理器、量子存储卡、量子电源模块等

ARC咨询集团将边缘设备的智能化、工业信息安全管理的进步、开放过程自动化OPA的稳步进展、虚拟和物理领域的深度集成、分布式数据分析和处理列为近年来自动化技术的五大发展趋势。 其中,开放式过程自动化操作平台无疑对下一代集散控制系统和可编程控制器的发展方向有很大影响

摆脱封闭和专业化,实现完全开放。

自1970年集散控制系统和可编程逻辑控制器相继进入自动化领域以来,ISA95型L1层和L2层的自动化软硬件结构没有改变。到目前为止,自动化市场已经围绕着硬件和软件的绑定模式发生了变化。每个自动化供应商都开发了自己的软件环境,并将该软件环境交付给最终用户。 一般来说,用户不能真正进入这个软件环境,只能通过供应商提供的配置工具与控制器交互。

受这种状态的限制,可以说当今过程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中集散控制系统的最大问题在于其封闭性和特殊性。 在信息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这极大地阻碍了分布式控制系统的升级和迁移,以及操作技术和信息技术的深入高效集成。 此外,当前的分布式控制系统通常无法提供保护运营、资产设备和其他投资所需的固有信息安全功能。

可编程控制器有类似的情况,但问题相对不太突出,因为可编程控制器在大多数场景中应用于离散制造。 与服务于过程工业过程控制的集散控制系统不同,它需要依靠网络根据过程要求将分布式控制站连接成一个紧密相关的整体,以寻求整体优化和预测性维护。

目前,工业制造商正面临来自市场竞争的巨大压力,试图减少对控制系统的投资,降低自动化资产生命周期的成本,并提高其运营的盈利能力。 许多在用控制系统的硬件和软件维护和升级成本很高,因为它们是特殊和封闭的。一旦它们需要与一流的第三方组件集成,它们就很昂贵。 特别是在当前信息技术迅速深入渗透和整合到企业经营管理的各个方面的情况下,这些控制系统通常不具备内在的信息安全特征,导致巨大的风险和隐患 另一个问题是,从长远来看,现有的控制者不能有效和适当地保护设备资产和其他资本投资。

让我们举一个现实的例子 埃克森美孚大量使用霍尼韦尔的分布式控制系统TDC3000,这些系统的备件已经使用了20到30年,可以使用到2025年。 换句话说,要面对严重的升级问题,还有五、六年的时间。 此外,为了使这些旧系统能够使用霍尼韦尔基于云的开放式虚拟工程平台,虚拟化上止点的环境,支持与无线发射机和仪表(如WirelessHART)的连接,并使用低成本、小资源的仿真系统,他们在七年内开发了ExperionLCNR501.1,可以模拟上止点的旧系统软件,实现100%的二进制兼容性和互操作性。 它花了很长时间才从技术上实现,其成本是可以想象的。

开放自动化的发展步伐加快

鉴于上述问题,多年前埃克森美孚的研究与工程部门公开倡导开发一种新的、基于标准的过程控制架构,这种架构得到了ARC咨询集团的大力支持,并且由非营利的第三方组织TheOpenGroup组织了一项过程工业控制技术的新标准化活动开放过程自动化论坛(OPAF) 在选择现有有效适用的行业标准的基础上,将全面开发一系列新的标准。 经过两三年的努力,论坛拥有超过116名成员,形成了一个主要由大型最终用户组成的社区,包括过程自动化供应商。 他们专注于如何使用最新的分布式云计算技术和虚拟化技术来重新定义已经变得越来越过时并且20多年没有改变的架构。他们还重新定义了集散控制系统和可编程逻辑控制器,以及与优化操作密切相关的先进控制和制造执行系统(见图1) 幸运的是,这方面的进展相当快。在2018年完成概念验证原型系统后,该组织于2019年2月正式推出了新标准的第一版O-Pasversion 1.0,给出了一个独立于供应商的参考框架。但也计划在2020年在埃克森美孚和至少两个其他地点进行测试。

图1开放过程自动化论坛的范围(OPAF)

此外,在美国还启动了一个定义下一代自动化系统的项目,其名称是 《开放网络系统上的联合自动化逻辑控制》 (FederatedAutomationLogicControlonOpenNetworkSystems,FALCONS)。这一系统将实现从任意资源、任意设备和任意地点获得任意信息(包括历史信息),以优化情景意识和环境意识。系统的结构建立在分布式控制节点(DCN)和单通道I/O模块的基础上,支持实时的应用处理和与其它网络协议的实时接口;系统由许多个有I/O的DCN和无I/O的DCN,以及一个与云端连接、执行集中应用的DCN构成,DCN的数量可达数千个。这或许就是下一代PLC的一种愿景。

上述的OPAF概念验证系统基本实现了可互操作性、可交换或可替代性、组态和应用的可移植性,以及应用开发的灵活性。由十几家供应商提供的硬件、软件产品构成的系统,产品之间的互操作性都按照标准实现,无需通过网关或通过软件转换;参与构成系统的同类型部件都可以个别地和自由地在供应商间替代,而无需修改底层的逻辑程序。

OPAF的目标是对ISA95的L1和L2的功能标准化,包括现场设备和仪表的基本输入和输出,以及执行调节控制的功能块。目前这些功能都是由专用的DCS和PLC来完成的,规模约为100至1000个PID回路的功能块。OPAF认为,可以用更多、但更小的边缘设备作为过程控制器,这些小的硬件设备每台可以控制少到一两个回路,实际上执行的是过程自动化的微服务。当今工厂中所用的任意DCS和PLC系统的HMI功能、先进控制算法的运算功能以及MES的功能,都可以运用由服务器构成的虚拟系统,在一种开放型的软件环境下实现。也就是说,下一代控制系统将被这些由虚拟服务器和许许多多计算资源和存贮资源要求足够小的自动化边缘设备组成的新系统所替代。图2给出了从现有已在役的DCS/PLC系统逐步地升级迁移到这些小的边缘设备,以及预置的高可用性服务器的发展趋势。

图2DCS/PLC系统演变为新一代的分布式控制系统

开放自动化的发展路径

软件容器化技术发源于几十年前的UNIX操作系统,经过LINUX开源软件生态系统以及大量云计算服务供应商的大力推动,业已大大降低了门槛,成为可以人们普遍掌握和运用的技术。

对于软件开发商和最终用户,软件容器技术提供两个巨大的价值:1)可为任意数量的机器、物理或虚拟对象,提供自动配置、部署和管理分布式应用的方法和手段;(2)容器软件开发过程中创建了一个“容器图像”的存贮库,在软件交付时,这一容器图像形式可在不同于原来开发的软硬件环境的另一种环境中协调地创建,同时还自动建立了包括运行应用软件所要求的所有的软工作环境。

在开发容器图像的过程中完成了一种高度的抽象,使它独立于异构的多CPU、操作系统、软件版本,以及在开发期间运行的环境。由于容器图像划定的范围仅容纳在一个应用软件内,所以容器会将开发者的注意力从管理计算机转移到去管理应用。这极大地改善了应用的部署能力和可见性。显而易见,传统的嵌入式系统软件技术在交付和管理分布式和高可用性的应用软件的能力方面,根本无法与软件容器技术相抗衡。

图3是容器化软件的原理框图,其中Docker将应用软件分隔为若干个可管理的APP功能模块,并将它们打包在一个容器中。Docker公司集成源于Linux的容器化技术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让应用软件的开发能适应每一种开发环境,另一方面是为了解决代码依赖性跟踪、应用软件可伸缩,以及仅仅修改升级个别APP而不会影响整个应用软件等等问题。

图3Docker公司开发的容器软件技术框图

图4则表示如何将容器技术运用于OPAF的架构,构成一个分布式控制节点DCN。根据实际需要,可在在一个DCN容器中容纳所需要的各种APP,如监控和管理DCN的APP、现场总线和工业以太网的APP、现有的过程控制算法APP、新开发的过程控制算法APP等等。

图4运用容器技术构成分布式控制节点DCN

从技术成熟度来讲,基于容器的软件部署已经高度标准化了,用于容器开发、部署和业务流程管理的软件工具在前5~10年中已经臻于成熟,并以开源的形式提供使用。它运用广泛,为许多不同类型的平台所成功运用,包括非常大的系统(例如Google)到最小的计算机系统(如树莓派,RespberryPi)等。

再来观察传统的嵌入式系统及其软件开发的市场。目前许多嵌入式软件包含了许多专用元素,即使它们是基于开源软件开发的也是如此;传统的嵌入式系统及其软件应用缺乏灵活性,操作系统和软件工具链呈现碎片化,开发速度很慢;硬件/软件的集成存在不少不确定性的问题;难以解决日趋重要的信息安全问题。当嵌入式系统软件的市场受到Linux冲击的时候,其它方面的传统嵌入式市场已经坚持了许多年。这一市场需要改变过去运用的技术,才能适应向工业物联网IIoT、工业4.0、智能制造和其它类似领域的转移,其转型的路径必然是进入网络式(即分布式)的嵌入式系统。未来的嵌入式系统肯定会要求整个软件栈(从居于顶层的应用软件一直到其使用的操作系统和管理程序)具有自动升级的能力,特别是工业嵌入式系统急需在其整个生命周期过程中进行开发、实施、部署和管理。

如果工业自动化当前的技术栈不再能很好地提供服务的话,替代的显然是云计算的软件技术。大约五年时间内所有软件的开发将会使用云软件开发的方法,这一趋势已不是初露端倪,而是如日中天。如果说“软件正在吞噬世界”,那么吞噬软件开发的软件则是云软件开发及其工具。甚至在嵌入式软件的特殊领域,软件开发几乎会被当前和未来的云软件技术所左右,或者完全吞没。

这当然不是说所有的应用软件都在云端运行,而是说云软件所用的软件开发和部署技术,将要以压倒的优势超越其它软件开发的形式,占据主要地位。原因是云计算市场虽然已经规模很大,但仍是相当兴旺、且一直在发展的行业,当下火热的云计算软件技术就和云计算本身一样,其发展势头方兴未艾,诸如OpenStack、CloudFoundry、Docker和Kubernetes等软件已经在过去的5~10年内相继宣布为开源。云计算方面的专家认为云计算模型包含了显著的冗余性,而且还有很大的改善余地;因而人们应该期望,此领域的技术发展一定是迅速和持续的。工业自动化市场要关注和运用它,是因为云软件技术可以将软件规模缩小至相当小的系统内,这类系统正是工业自动化和OPAF所需要的。

在过去的两年期间,已经在许多工业产品中导入了容器开发技术。除此而外,还有一种云技术也值得注意,这就是在云执行平台上出现、所谓的“单核与只要求很小的计算和存储资源的嵌入式软件开发组合”。单核技术目前在许多研究领域中十分活跃,随着风险投资的大量涌入,肯定会很快投入实际应用。

结束语

下一代DCS和PLC的架构肯定都会向开放、分布式、具有充分的可互操作性和内在信息安全的方向发展;为有效地实现这样的架构,其软件环境一定要大量地吸取和采用开源云计算软件技术,并结合工业自动化的要求和特点,从而走出一条具有持久生命力的开发之路。

工控编程语言国际标准IEC61131-3及其相伴的分布式国际标准IEC61499,还有PLCopen开发的XML规范等,都是OPAF所选定的基础依据标准。由此可见,经过多年来实际运用的验证,这些行之有效的基础底层标准,将在未来的分布式开放DCS和PLC系统中继续发挥重要的作用。